当前位置:主页 > 售后中心 >

湖北日报的那篇报道《为了阶级兄妹的生命》发表后

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 2017-06-26 11:36

 
  《正式工》(长篇小说连载之21)
 
  又是深夜班,李猴子提前半小时进车间,拖起斗车到贮煤场拖煤,这本来是张邪货的份内工作。张邪货不值守,备好煤就可以自便。职守,司炉作业由王宇辰和李猴子负责。往外拖煤渣也是张邪货负责。
 
  张邪货只提前十分钟进车间,这时,李猴子已经拖了三车煤。张邪货说:“你这下了台的班长,怎么还是这样带头干呢?你是学雷锋不图名,不图利?可雷锋名是图到了的,荣誉奖状,一大堆。他的实衔是驾驶班班长!可是没下台的哟!”
 
  李猴子明知张邪货是逗气,刺激,撩拨的话。但是今天心情好,没脾气!反而跟着他的话说“我连班长的头衔都不要,更不要荣誉奖状。我是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,为你服务!”张邪货说:“今天这太阳是从西边出了?好不奇怪!前,我们分工,你们说我干二分之一,实际我分到了三分之二,用物理学的做功量计算,我的做功量,相当总量的五分之四。我吃你们的暗亏不少!你们心狠手辣,哪有半点仁慈之心!只过了短短的几天,你就修炼出菩萨心肠来了?甚至比雷锋还雷锋,不图名利,完全彻底地为我服务?这怪事,我还真是不敢相信!”
 
  李猴子说:“你这人就是太聪明,聪明总被聪明误!上次吃鸡,你就想得太多,你自己作好的香喷喷的叫化鸡,你就是不吃,我们也在想,这张邪货偷鸡摸狗,什么样的鸡没吃?那贫下中农的吃了多少?那半夜出击的辛苦,被人撵狗追惊险,都不畏惧。哪里想到手边的,送上门的,安全的,你却不吃,你做好了,自己不吃,坚决地留给我们吃!我是深受感动,热泪盈眶,捧着那香喷喷,热腾腾的叫化鸡,半天不忍下口!王宇辰分析着劝导我说:“张邪货在农村接受的是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那环境可能产生资产阶级,因为那里有滋生资产阶级的土壤,导致了他的无产阶级思想不够纯洁。遂使发生偷鸡摸狗的行为时有发生。如今,进了工厂,接受的是正宗的无产阶级思想教育,自己也是无产阶级的一分子了,无产阶级世界观确立了。真正是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,只做不吃。我们应该理解他,支持他,成全他,化悲痛为力量,为了阶级弟兄,勇敢的吃下去!”这只鸡我是和着泪水吃下去的,比任何一餐忆苦饭都吃的悲伤,凄惨!”
 
  这时王宇辰加入了他们的谈话:“我发现邪货的世界观还不是彻底的无产阶级的,他把我装鸡的竹筐烧了,这是对我们全吃了没留些给他不满,烧筐泄愤!这是小资产阶级思想。”张邪货说:“你们骗我辛辛苦苦地为你们杀鸡洗涮,给你们做得好好的,最后被你们设计赶走,其用心何其毒也?你们不遭天雷打才怪!”
 
  李猴子说:“你说话不凭良心!王宇辰苦心留你,你还假装生病。不走不行。假使强行留你,你的生命出了意外,我们担不起责任。这是你的潜台词,向宇辰发出的威胁。给予盛情请你吃鸡的朋友的回报。确实有点下流!”
 
  张邪货说:“算你们厉害!上当也只一次,我会百倍提高警惕,再不上你们的当。”
 
  李猴子说:“今晚我有点事,想和你换换工作,我来拖煤出渣,换你职守。”张邪货不假思索地喊道:“我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活雷锋转世,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帮我拖煤来了?原来还是想算计我!我是坚决不换的!我愿意苦力的拖煤,用苦力换取自由,我爱溜达,我爱自由!生命都换不来自由,何况你拖的那几车煤!你是自愿拖的,你的雷锋精神我已经表扬过了!你得到了足够的回报。今天的煤已经够了,我要自由去了。同志们!坚守吧!坚持就是胜利!再见!”张邪货一溜烟地跑了。
 
  李猴子对王宇辰说:“这邪货今天在这里有点碍事,不这样赶不走他。”
 
  王宇辰说:“你请他,他是坚决不走的!他喜欢和你拉“斗风纤””
 
  二十四点,接班毕。李猴子按动电铃按钮与发酵车间联系。工作联系语句,用全厂通用电码。与叶小萌的私人交谈,用中国电报通用电码,也是明码,但是对于不懂电报电码的微生物的其他员工而言,这明码也就成了密码。
 
  “你好!李明波向你问好!”李明波致电。
 
  “你好!晚上好!准备好了吗?”叶小萌回复。
 
  “准备好了,请求开始!”李猴子回复。
 
  “好!开始!请你先开始!”叶小萌说。
 
  李明波说:“还是从父辈开始,这是必不可少的前缀。我的父亲是水利工程建筑工程师。解放前的武汉大学学生。于武汉解放前夕,投奔解放区。原来的说法是,在就学期间秘密加入共产党,是中共地下党员。文革前任宜昌地区水利局局长。文革成为走资派,清理阶级队伍被定成了国民党员。现在五七干校。母亲是农村妇女出身,进城随父亲,没有正式工作。”
 
  叶小萌道:“家庭遭到沉重打击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可以想见,你经历了不少磨难!”
 
  李猴子深受感动,被真诚的同情怜悯感动,泪眼迷蒙,不敢转身,怕被王宇辰看见。在残酷的阶级斗争为纲的社会,真诚的,超越阶级的爱的同情十分珍贵!李猴子回复道:“十年来,社会起伏跌宕,我在其间沉浮。身体的磨砺,虽然感受痛苦,也是我自己少时养优处尊,娇惯了身体使然。和我一起劳动生活的同龄农民就没感到痛苦。”
 
  李猴子继续作自我介绍:“读小学我跳了两次级,上初中,我已经成了狗崽子。在时常遭受欺侮的状况下,我在不断的反抗中度过初中期,我时常用刀反击拳脚的欺凌。中学没有认真地读过书,我是一个劣迹斑斑的少年。初中毕业我十四岁,狗崽子是不能升高中的,我也不留恋学校。到农村去是我不由选择的唯一出路。于是,我没有激情去了。知识青年也突出政治,也以阶级斗争为纲,作践狗崽子的激情大大降低了。虽然我年纪最小,身个也最矮小。但在我们知青点和其他人群的冲突中,我的打斗实力不弱。很快受到了尊重。以后,随着年龄身体的增长。战斗实践的增多。我的打斗名气也更响了。这是我的劣迹,我的阴暗面,
 
  本着诚实原则,我不能隐瞒。进微生物厂后,我打架斗狠的恶习没改变,已经有过拙劣的表现。
 
  我的阳光的一面呢?我对着镜子努力寻找自己的优点,能在女孩子面前称道的优点。我失望的发现竟然无!自我介绍完毕。”
 
  叶小萌自我介绍:“我也按你的介绍顺序介绍我自己,这也是我们历次填表的内容。我出生在军人家庭,父母,兄弟姐妹都是军人,我是家中唯一“非军人”。父母本来是安排我当兵的。可是,我拒不从命!我生长在军营,听惯了军号,看惯了军装。军人。对这些我感到厌倦,我想寻求改变。对于父母的安排,我断然的拒绝了!我决心走一条不同于父母,不同于我的兄弟姐妹的生活道路!对于父母的软硬兼施,我采取了以死相拼的方式。我声称:选择生活道路是我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!与生命相等。最终以我的胜利而告终。最终走上山下乡的道路。这是我的选择!当时,我没有接受贫下中农在教育的欲望,更没有改天换地的激情,只有一个愿望,开始不同于父母,兄弟姐妹的全新的生活!到我下乡时我国的知青政策已经规范了,知青下乡两年后可以被招工进厂当工人。当工人是我的真正向往,当农民只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渡。我承认我进厂,分工均受到了父亲的影响,他们在其中找了关系,这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。对他们施加影响的行为,我没有反对,更没有拒绝,我既不感到羞耻,也不以此为荣!我理解他不施加一点影响于心不甘,因为他是父亲,总想为我做点什么。
 
  未来,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走自己的路,凭自己的努力,开创自己的生活,并乐观的接受自己得到的生活的结果。当然不是逆来顺受!我没有创造什么辉煌,也谈不上什么劣迹,我的家庭,按现在划成分的标准,可称得上根红苗正。但是我不以此为荣!对于“黑五类”我也不歧视,我厌恶这种分类!对于他们受到的不公正对待深感同情。他们的子女,与过去的历史没有任何关系,株连他们,歧视他们,迫害他们是没有任何道理的,是罪恶的,可耻的!虽然我从不迫害任何人,但是有人自称我的同类,或者说他们把我划定为他们的同类,每见他们迫害,践踏他们划定的“异类”时,我就感到羞愧难当!这就是庸碌无为的我。介绍完毕。”
 
  李猴子第一次听到一个红透顶的红五类子女,向一个黑五类子女表示厌恶这种分类,反对进行歧视,践踏,迫害。并为这种歧视,践踏,迫害表示歉疚,羞愧!这是当今中国的奇迹!是人类博爱的春风;是消除人类偏见,仇恨寒冰的暖流。是温尉寒心颤栗的热血。是慈母对赤子伤口的舔舐。李猴子冷酷的心融化了。这也是打开泪水闸门的钥匙,猴子的泪水再也不可阻拦,不顾男人的尊严,喷涌而出!好在面对着墙壁,对话者在视线之外。他很想说谢谢,但是,觉得谢谢二字过于浅薄,不能表达深入骨髓,发自肺腑的感激。搜寻大脑无词,摸着按钮的手指,停止了点击。
 
  “为什么停顿?是干活忙呢还是没准备好呢?”叶小萌问。
 
  李猴子回复:“不忙,确实没有准备好!”实际是预先准备的话语已经不适用了,被迫废弃。
 
  叶小萌说:“既然如此,我就先说吧!”
 
  李猴子回答:“如此最好!”
 
  叶小萌说:“事故发生前,我没有注意你,尽管你和别人打架,我是见过,听过的,但是没引起我的注意。事故发生后,你冲进发酵车间,虽说是我盼望的救援援军,当时我的大脑很麻木,我还是没有特别注意你。听完你的问话,问我“能不能王发酵罐内输送压缩空气?”这一问,像一盆凉水,把我麻木的大脑激活了,我的眼睛盯着你,你的形象这才印在了我的大脑。往发酵罐内输送压缩空气,是我们的日常工作。工作原理我们发酵班的人,人人都知道。除锈作业,汽油挥发,汽化,汽油气的比重比氧气较重,把氧气顶出了发酵罐,罐内缺氧。导致罐内作业人员窒息。输入压缩空气,用空气压力把汽油汽驱出发酵罐。让含氧的空气充斥发酵罐。我们学过的知识,只能呆板的在正常的生产过程中使用,在危急情况下全忘光了!你一提问我就全想起来了!当时救人要紧,也没时间脸红惭愧。奔驰赌场娱乐,我们发酵班在事故现场的八个人,感到非常气愤,也感到羞愧。我们联名致信湖北日报社,要求更正。明确指出救人的最大功臣是李明波,不能把他遗漏!我们没得到正式的回复,却受到了所谓组织施加的压力。有的是通过父母的组织关系传导过来。“这是政治问题,以阶级斗争为纲。用阶级分析的方法写报道是革命的需要。”我们的努力无果而终。
 
  受此挫折引发我深入了解你的欲望,李明波何许人也?为什么必须把它抹煞?于是了解你,接近你,直至今天。你那灰暗的青少年时代,我听到的具体事实是打架斗殴,偷鸡摸犬。这些事并无奇特,我下乡当知青见得多了。但是,当事人大多是成份好的。成份不好的不敢惹事!你却是一个例外,你在当今环境里,能打出一片天来,不是谁人送给你的,是凭你超乎常人的反抗精神和反抗力!该反抗吗?压迫有不有理?我前面已经讲过压迫无理,恩那反抗就无罪!我并不赞赏打架斗殴,偷鸡摸狗的行为,我只是同情其为了生存的适当性。也谈不上光荣,更谈不上高尚。在生存条件稍有改善后,如果还保留那些拉帮结伙,好强斗狠,以强凌弱,偷鸡摸狗的习惯,我是极为鄙视的。发酵罐事故,蒸汽管爆炸事故。这才是你人生的闪光点,临危不惧,临危不乱,心胸宽阔,面临危险,不挟仇报怨,本性善良,任心爱人。这才是真正的男人,我心目中的英雄!《为了阶级兄妹的生命》发表了,作者不顾基本事实,把救人的英雄的名字从文章中抹杀了,这是多么的不公?对此,你没有愤怒;没有抱怨;没有消沉。是的,你是凭仁人爱人的本性而为,毫无功利之心,你不求奖励!地道不公!天道有公!天道酬大爱!上天把它的奖状,奖品给奖你,这奖品就是我的身体,我的灵魂,我的爱!我爱你!”铃声嘎然而止,锅炉房只剩蒸汽跑冒的嗤嗤声,李猴子在颤抖!

(责任编辑: 未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