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售后中心 >

原来记忆一直储藏着最初的味道

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 2017-09-10 21:14

舌尖的记忆
  
  出公司大门不远一路向南,一过丁字路口傍晚时分的路边便有不少卖菜的,在这里卖菜的以公司周边农民卖自家种的菜居多,有时不去
  
  菜场我便会骑着自行车从这此经过,最近又开始过起一个人的日子,买不买菜就更加随意了。
  
  下班,自行车灵活的从车流中穿过,我边蹬车边打量着路边的各式蔬菜,突然眼前一亮,在一堆韭菜的边上我看见了6、7个白萝卜,停下一看太丑
  
  ,往前继续有目的的搜寻,居然只此一家,悻悻的回转过去,但见每个萝卜身上都是黑斑点点,我问卖萝卜的妇人咋都长这么丑,妇人答今年雨水
  
  太多,萝卜都长得不太齐整,这些都是她刚刚地里拔出来的,虽说是生在农村但对农作物的生长我并不开窍,无法甄别她说的对错,认真挑选了4个
  
  萝卜,妇人很是殷勤拿刀去皮表明内在未收影响,我只是说够了,下次再来买,因为我就爱连皮生吃,没了皮少了一点辣就不是我喜欢的味道了。
  
  这几个萝卜的外表固然没达到让我口齿生津的效果,但若让我不买我是决计做不到的,不管白萝卜还是红萝卜只要看到了我就很想吃,舌尖的记忆
  
  就是那么的强烈!
  
  一直以来我都是对食物不挑剔的人,这么多年品尝过的美味佳肴也算不少,但能让我念念不忘始终如一惦念着的唯有萝卜和山芋藤。
  
  记忆久远到我是小孩子的时候,跟着母亲去自留地,母亲或浇水或除草或施肥,闲在一边的我则从地里拔萝卜吃,红艳艳的萝卜顶着清灵灵的叶子
  
  看着就喜人,每个萝卜的半截身子都长出来露在土地上了,没下雨的日子,地里的萝卜一个个都是清清爽爽,拔出来几乎不带泥土,馋极了的时候
  
  我都懒得到河边去洗,用手或衣服擦擦就往嘴里塞,咬一口粉嫩粉嫩的脆,带点辣带点甜,也有些萝卜极辣,可即使吃到辣得我流眼泪我也不会停
  
  止,自虐似的吸口气边流泪边吃,那味道真是够爽!那时还没见过苹果,香蕉,农村孩子可吃的零食实在寥寥,对着一地的萝卜我却是百吃不厌,
  
  尤喜欢生吃,因为贪吃也曾引起过胃难受,可这嗜好就是一直保留着,每到萝卜上市的季节我家里总是不缺的,即便是到了现在各种水果都能唾手
  
  可得,如果只肯选一种,我一定还是挑萝卜······
  
  辣炒山芋藤也是我舌尖无法忘却的记忆,山芋藤就是山芋(红薯)藤上的叶梗部位。记不清在农村一直给猪当饲料吃的山芋藤什么时候就上到了我
  
  家饭桌,就成了我的最爱。其实整个夏天菜园里的蔬菜是异常丰盛的,茄子、青椒、豇豆、刀豆、丝瓜争着抢着往餐桌上拥,经常是一早起来熬好
  
  一锅粥后,再拎着篮子去自留地采摘,回来洗好炒出来粥也差不多凉了。我家种山芋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,因为那时母亲的主业是裁缝,家里也从
  原来记忆一直储藏着最初的味道
  来没养过猪啊羊的,山芋藤在农村实在不是食材,人家种山芋基本都是为了养猪,所以打不打招呼都可以到别人家地头摘个一把,没人会计较。我
  
  家邻居兰扣子每年都养着几头猪,每天要乘着早凉去打猪草,每逢扯回山芋藤,总会在门口喊我去摘,并同时送上几个一起采摘回来的辣椒,于是
  
  每每都挑出藤尖嫩嫩的部分,再放几个足够辣的尖辣椒,一点油一点盐就成了我的无上美味了。有次吃得兴起,尚在读书的我竟不知羞的叮嘱母亲
  
  “以后不管我嫁到哪里,你如果去看我,不要带别的就带山芋藤好了”,童言稚语母亲也一直记得,只是后来隔着长江,只是后来母亲的地被收回
  
  做了农场,母亲也住到了城里,这个心愿竟是一直没机会付诸现实。江南江北对待山芋藤的态度倒是一致,太少人会把它当菜,所以当偶然发现有
  
  人在卖时我竟是兴奋得如获至宝。结婚后老公把我这奇怪的嗜好告诉给了公婆,勤劳一生的公婆一直没有停止对土地的热爱,春播夏种秋收冬藏,
  
  总是异常熟练的跟着节气翻种各式谷物蔬菜,在听老公说过我喜欢吃山芋藤后,虽然他们自己从不吃,但每每往来总会给我备点,今年中秋回去接
  
  了公婆来江阴过节团聚,带来的除了鸡蛋还有一大把的山芋藤!
  
  一直觉得自己像个寡情的人,落到哪里都能生根,但舌尖的记忆却是如此强烈,回望岁月,这又何尝不是故乡给
  
  我留下的印记呢······

(责任编辑: 未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