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施行这些政策的目的当然是强化马来人的经济地位

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 2017-06-26 11:23

 
  马来西亚印象之一
 
  元月十五日早八点我们从新加坡进马来西亚,陆路相连,下车过关,再上车。出了海关,就是高速公路,公路修建在低矮的丘陵中,公路两边的植物以棕榈为主,这是中国人熟知的金龙鱼油主要原料,还有香蕉的热带植物,很少见规范整齐的同种植物的庄园。可见农业,林业的集约化程度不高,属于粗放经营性质。很少有立交的公路,人口比较稀少。可见经济水平比较低。路途,马来西亚的女导游,是郑姓华人。她在车前部位挂起了马来西亚地图,大客车司机,是身形高大健美,皮肤黝黑,轮廓清晰,眼睛明亮炯炯有神的印度中年男人。
 
  导游首先介绍马来西亚人的种族构成,土著马来人占人口的70%,华人百分之25%,印度人5%。马来西亚国家的民族政策和中国的民族政策正好相反,中国实行的是人口最多的民族,优待人口较少的民族。例如允许少数民族一对夫妻生一个以上的孩子,不准汉族一对夫妻超过一个孩子。在大学招生过程中,给少数民族考生加分,给予少数民族人民各种经济补贴等等。马来西亚的政策则是限制少数民族,一切利益均优先多数民族。例如,不录用少数民族公民当公务员。只能录用马来人。没有马来人加入,不能成立公司。特殊行业,资源类行业,盈利前景明朗行业的营业执照,只能发给马来人。
 
  马来西亚政府公开施行歧视少数民族的民族政策。施行这些政策的目的当然是强化马来人的经济地位,削弱少数民族,既印度人,华人的经济地位。但是,这些政策执行的结果,正如政策设计者的愿望相反,没有增强马来人的经济实力,而是增强了他们的惰性,依赖性,等待着再次不劳而获的到来。在不劳而获不及时的时候,便利用他们组织起来的政治力量,向他们自己政府施加压力。恶性循环,致使马来人的竞争力越来越差。
 
  在马来西亚,占总人口比例百分之二十五的华人,占有着马来西亚百分之六十的社会财富。这不是华人特别优秀形成的差距,而是马来人特别弱,劣等形成的差距。华人人为什么在欧洲,美洲,不能取得与马来相近的比例差距。这就说明华人和其他民族的人没有什么人种优势。只与马来人有优势。只说明马来比较弱,并不说明华人优秀。
 
  导游还说,公路两边我们见到的棕榈树林,原来大多数是种植橡胶树的土地。由于近十几年来,在汽车业高速发展的今天,做汽车轮胎的橡胶种植业却衰退了。随着合成橡胶的技术不断进步,合成橡胶在汽车轮胎和其他应用领域使用比例越来越大。马来西亚的橡胶种植业绝大多数只能毁橡胶树重新选择种植棕榈树,用用棕榈子榨油。前几年世界棕榈油市场饱和,又使棕榈种植业主走上绝路。是正大集团开辟了中国市场,每个中国人一年只吃一两棕榈油,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产量只够中国十分之一的人口食用。现在中国人熟知的金龙鱼油,就是马来西亚种植的这些棕榈子榨出来的。中国当时就成了马来西亚棕榈种植业,和马来西亚经济的救星。
 
  下午我们到了世界著名的马六甲市,马六甲市,是东亚通往印度洋,太平洋的水路要冲。是马六甲海峡的咽喉,在荷兰占领,英国占领时代就是这些占领者扼咽喉强行征收过往船只税赋的地方,也是天然良港,曾经是繁荣的海港城市。我们所见到的马六甲市,英国占领时的政府建筑犹存,新兴建筑也有,稀稀拉拉,整体而言还是属于衰败,验证了新加坡导游曾经向我们介绍的“破败”。是被新加坡竞争击败的城市。败在执政者的排华政策,致使华人资本不在本国投资,资本是求利的,但是,也求亲和,安全。在全世界,特别是中国再用各种优惠政策吸引资本的时候,马来西亚政府还在继续执行歧视排斥资本所有者的排华政策。导致资本大量投往新加坡,促使新加坡成了配套服务齐全的世界级的金融中心,航空中心,港务中心,修船中心,船务中心,消费中心,旅游中心。石油加工中心。马里加被边缘化了,衰败了。
 
  但是,马六甲还是马来西亚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,这里有郑和庙,郑和庙只是一幢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单层瓦房,郑和的塑像比真人还小。还有英据时的炮台,炮台本来就小,留下的还仅仅是炮台的一角,这些都已列为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还有英国殖民政府建筑和纪念性建筑,用我们的眼光看,既小,又低档。还有蒋介石题字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。
 
  旅游,不仅仅是欣赏美景,而是增长见识,验证自己固有学识的过程。我对马六甲并不感到失望。当时天刚下过小雨,我们站在炮台,远眺马六甲海峡,目极也只能看见灰暗的海天连线。从目击观赏的角度角度看,辽阔的太平洋,和狭窄的马六甲海峡没有什么区别,我们看到的都是海天连线而已。
 
  我们夜宿在马六甲的酒店,是我们这次旅游住过的最差的酒店,而在当地是较好的。导游向我们介绍酒店房间的马桶,马桶的旁边有一根软管,软管的前端有一个水龙头,这水龙头没有九十度的弯曲,而是直的,水是直射的。这是穆斯林大便后冲洗肛门之用的。非穆斯林游客,可按自己的生活习惯操作。

(责任编辑: 未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