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我们旅游团在2月4日全天在暹罗湾的做亲水运动

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 2017-06-26 11:24

 
  根据旅游计划安排,我们旅游团在2月4日全天在暹罗湾的做亲水运动,运动项目有:1翱翔蓝天(摩托艇牵引游客带降落伞升空,做三次蜻蜓点水。下降至游客双脚点海水,马上升空。往复三次。然后降落至出发平台),实际是降落伞的反向运动。2游览海底世界(带上一个套住胸部以上的玻璃罩,双手臂,头在玻璃罩内可以自由活动,胸部密封。玻璃罩顶不联接输氧管。玻璃罩内有氧无水。游客潜水,头发不湿,不闭气,正常呼吸,双手也可自由活动,不沾水。自有玻璃罩以下的身体进水。3游泳,在用绳索串着浮标围成还与自由游泳。项目有游客自选。
 
  导游告诉我们:衣服是穿得越少越好,最好是短装,泳装。
 
  当天天气晴好,导游发给每个一条大浴巾。让我们各自披在身上,在烈日下遮阳,阴凉时保暖。
 
  大客车把我们送到快艇码头,我们乘快艇向目的地前进,那是暹罗湾上的一个有着大片沙滩的岛屿。快艇乘风破浪,海浪颠簸拍得着快艇。早晨的太阳,金黄而温暖。海风劲吹,我眯缝着眼睛,欣赏这一群乘客,漂拂着头发,披巾,单薄的衣服紧贴着肉体。充分显现出人类本来的美,动态动感的美,这种美坐在家里是欣赏不到的。
 
  其他项目我不参加,只选游泳。我要畅游大海!
 
  畅游大海是我儿时的梦想!回顾我与水的情缘:我生长在江汉平原一条小河旁边,是水乡的儿子。我在六岁时,和妈妈姐姐一起走亲戚。我和姐姐到亲戚家附近的池塘,看见一塘的菱角,菱角就长在离岸不远的水面上,伸手摘不到,必须下水向前迈几步。菱角是诱人的。我和姐姐商量,我下水向前迈两步。去摘菱角,姐姐在岸上拉住我的一只手,保护我。摘到菱角当然是分享。商量好了,依计行事。姐姐的两只手,拽着我的一只手,我用脚探索着前进。不防脚下有一深坎。一脚腾空,身体前扑。姐姐拉扯不住。我就沉下去了。被救起时奄奄一息。这是我和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,我亲了他,他没要我。
 
  十三岁前,我还不会游泳。我为此感到羞耻,在会水的童年伙伴们面前自觉惭愧。当时对水的渴望,对游泳的向往是多么强烈?
 
  十三岁时的初夏,天热了,要用竹床了。我奉妈妈之命洗竹床去。那时已经涨水了,平时只有一尺水深的水泥闸口,涨至一米多深了。我把竹床丢下水,扑通一声跳下水,沉下去,浮起来,手脚并用,头能昂起呼吸。我竟然会游泳了。闸口只有五米宽。我反复的游了几次。我确信我已经会游泳了。我是多么的喜悦?我对自己说:我是爱水的,是水不爱我。我高兴地洗好竹床,扛回家去。
 
  从此开始了超越小朋友征程,我们那条小河,枯水只有二十米宽,涨水有六十米宽。大汛淹没树林有一百米宽。我练到游一百米花了二十天时间,百米往返不歇气,四十天时间。后来就游直渡。这条河上有两座桥,一座东门桥,一座南门桥,相距五百米。我就练两桥之间的直渡。天天拉着小朋友们比赛。我的成绩赢得了小朋友的尊重。我当时暗地里期望着,有朝一日我要畅游长江,遨游大海!
 
  毛主席在号召我们:到江河湖海去游泳!家长可是不敢拥护这号召。而是要用武力制止的。有一天,大哥奉妈妈之命到河里来抓我,抓了个正着。他没有打我,我感到意外,他平静地指着河对岸对我说:“走,我们游过去。”河面有一百米宽。我得意地笑了,心里暗暗地说:你还未必是我的对手!大哥长我十岁,身强力壮,更是运动好手,专练飞檐走壁之功。
 
  我们下了水,我到底没他游得快,我奋力追赶,落后也不太远。过了河,他问我:歇不歇?我回答:不用!于是,我们游了回来。上了岸回家。妈妈正站在门口,恨恨地指着我对大哥说:“你给我狠狠的打!”大哥微笑着说:“以后不用管了。他能够游。”从此以后,我就不用躲着大人游泳了。
 
  二十岁以后,就很少游泳了,城边的小河被两个印染厂,两个纸厂污染了,成了污水河,城内的后湖也被医院污染了。
 
  二十六岁那年夏天,我在汉江边的马口镇的一家纺织厂受训。朋友们要我到汉江游泳。汉江没涨水,也就是三十几米宽的河面。我在心里暗笑“这也算一条江?”字典理应是这样写,江者,大河也!这江却是一条小河。有的朋友正儿八经的地做下水前的预备运动。我看了江面,对自己说,没有必要!我没有说大话,只是嘻嘻哈哈的和大家一起下了水。游到江心,气力不济。向后回望,前后距离相等。前进退缩风险相等,退缩遗人笑,当然奋力向前。同伴们已经向前了,我落后很远。我越游越慢了,当我拚尽全力,游上岸,岸上还有一道一米二高的土坎,我只能趴在上面。没有力气爬上去。是同伴们把我拖上土坎。我象泥巴一样瘫倒在地上。这是我人生经历中最累的一次。其后我在看动物世界时,就充分理解,追捕猎物后的猎豹,瘫倒在地上,猎狗都敢来挑衅,那猎豹是累得精疲力尽了!同伴们没有一个人有能力把我带过江去。他们只有到很远的地方找船,我们一起渡过汉江。自那以后,我就再也不敢轻视水了。江河湖海成了我敬奉的神明。
 
  三十一岁那年夏天,我和两个同事一起出差长沙公干,住宿在湘江大桥附近,同住一室。两个同事是两根烟囱。烟不离口,吞云吐雾,神仙一般。我是醉烟的,怕烟。他们是神仙,当然不知道凡人的疾苦。正在共同工作中,我当然不能离开。在一起呆了三小时,我被熏了三小时,头昏脑胀。他们提议去游泳,就到湘江大桥下面的橘子洲头,从那里下水。毛主席在诗词里描写过的地方,当然是好地方。何况我更需要呼吸新鲜空气。于是,欣然附和。走到湘江大桥的正中,走阶梯下至橘子洲头。没看见层林尽染,只见了橘树挂果。还未成熟。时在下午,桥下阴凉。湘江被橘子洲头辟成两股水流,各不到二十米宽水面。江水清澈,有男女戏水,未见鱼翔。我做了几次深呼吸,力求吐出二手烟气,多吸一点新鲜空气。运动一下肢体。然后下水,游至中游。气闷心虚。面部麻木,手足无力,完全不属于自己。任身体马下沉。是同事们发现及时,拖曳我上岸。惊慌叫喊,我晃动手指制止。
 
  我拼力说道:“不要怕,我死不了,会好的。”
 
  声音细微。幸好他们听懂了。他们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做才好。我就躺在鹅卵石上,没感到掺坷。经半小时左右。我缓过气来。我要起来,他们扶我坐起。问我犯了什么病。
 
  我回答道:“什么病也没有,是被你们薰的,烟中毒,或者说醉烟了。”
 
  他们问我:“看过医生的?”
 
  我回答道:“看过,医生不治。”
 
  他们又问:“医生岂有不给治病的道理?”
 
  我回答道:“医生是个烟民,他说,这样的病我花钱都卖不来,你得上了,是你的福气。带着这病,一生不抽烟,多好!就那以后没有再治过。”
 
  同事们笑着说:“原来如此,真是好病,如能转让,我们愿以高价收购。”
 
  我是爱水的,可是水不爱我,三次差点要了我的命。水是爱我的,他一次也没要我的命。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教导我,教训我。我自称为水的儿子,可是水不爱羸弱的子孙,今天,我五十有五,结婚三十年整,面临大海,心无恐惧,只有向往,我是有备而来的!我保持着一天两次的如下运动:引体向上二十,俯卧撑五十,弹簧拉力器扩胸运动三十,足蹬上举二十,跑步三公里。
 
  快艇靠岸,我迫不及待地冲向大海,我在心里呐喊着,我来了!五十五年的向往,五十五年的期待,我多次与你擦肩而过,无缘亲近你!今天,我又来了,我是你健壮的儿子!大海,母亲!请你检验我吧!我纵身跃入大海,遨游在蓝天白云之下,波涛万顷之间,天上的太阳是我的见证。

(责任编辑: 未知)